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怒雪狂尊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怒雪狂尊 1-2
第1章:雪族重生  古元大陆,极北冰原。  冰原上生活的人有着与这个大陆上任一人种都不同的特征,无论男女老少,都是白眉白发,甚至体毛也都是白色的,白如雪丝。  他们出生的时候身体犹如白玉,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渐渐由嫩白变为苍白,是以被称为雪族。  雪族人是以部落的形式生活在大陆极北的冰原地区,这里的天空明凈,空气清新。  只不过常年都是只有冬天,飘雪不断,所以大地上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没人知道那雪究竟有多厚,正如没人知道土壤是什幺颜色的一般。  这里常年风雪,即便阳光普照之时,温度也是极为寒冷的。  而生活于此的雪族人似乎并不惧怕寒冷,雪族的男人的身上大多只裹着兽皮,将自己的上半身和大腿遮住,露出健壮的双臂和矫健的膝腿。  而女人身上的兽皮更为稀少,上半身只能遮住双峰,下半身则更像短裙,据说是远古时期雪族女人心疼男人外出打猎。  把尽可能多的兽皮缝在男人的胸前作抵御兇兽的皮甲,自己身上的却越来越少了,久成习俗——女人真是伟大的生物。  雪族人围冰原而居,冰原下多泉眼,温泉。  传说中,雪神捏雪人而成雪族,留下温泉为雪族人洗涤身上尘埃,并通过温泉给予雪族人力量,雪族人将那种力量称为雪灵力。温泉就是雪族人的命。  而雪族部落间的争执,也多因温泉而起。  温泉因大小差异被分为大泉眼和小泉眼,一个大泉眼提供的雪灵力可以供一千雪族人修炼,一个小泉眼的雪灵力则可以供两百人修炼。  因为通常男子的修炼快于女子,且女子还要花费时间生孩子煮饭,所以外出打猎就是男子的专职。  但一旦家园被入侵,守护的泉眼受到威胁,女子也会放下手中的勺子和怀中的稚儿,出去与来犯者拼个你死我活。  吕伟同学就阴差阳错地重生到了这里。 当他呱呱坠地睁开第一眼看到屋里面堆满的白眉白须白发的父母和族人的时  候惊呆了,而古纳村的雪族人看到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新生儿时也惊呆了。  就当族人以为他是煞星转世準备溺死他的时候,村子里最有威望的雪巫古灰手里撮着一团雪先是用舌头舔了舔,然后又放进只能睁大眼珠哇哇大哭抗议着的吕伟的嘴里。  婴儿之身的吕伟避之不及,只能干咳着将那沾染老头口水的雪往外喷。心里早就在骂脏话了。  古灰看着雪化成水从吕伟嘴角流出来的轨迹,在族人的小声议论中沈默半晌,然后用低沈干瘪的嗓音宣布:「这个娃娃不是煞星妖胎,是雪神送给我们古纳村的礼物,他会成长成我们古纳村未来的骄傲。」  原本以为自己生了个妖孽痛哭不已的妇人立即由悲转喜,她的男人则在族人的欢呼声中在屋内跳起了舞。  古纳村的村民都姓古,给婴儿起名字时他的母亲说,我希望雪神能够保佑这孩子以后天天都可以健康快乐,就叫他古天乐吧。  男人却不乐意了,他说这孩子长大是要打猎战斗的,应该强壮勇猛如虎如龙,我觉得还是叫古龙比较好。这话赢得围观男性村民的一致认可,都纷纷称赞这名字绝了!  雪巫古灰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娃儿异于常人,是雪神所赐,不能以俗名命之,我看,还是叫古泉吧。」  众村民深以为然,也觉得似乎只有泉这个字才能配得上这个娃娃雪神所赐的身份。  至此,吕伟到异世之后的名字就叫做古泉了。  而小古泉却似乎对此没多大兴趣,在打量一圈周围的人后就陷入了沈思,虽然不知道身处何地。  但带着前世记忆的他已经暗暗发誓,这一次不能死得那幺悲催了,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少看爱情动作片,以推倒各种白富美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  十五年一晃而过。  古泉已经知道这里不需要五好青年,也没有爱情动作片看,偶尔偷看真人版的当然不算在内。  而白富美,这里不论男女一个个都白的跟他妈雪似的,至于富嘛,如果富的标準是顿顿有肉吃的话,那一眼望去家家户户都是富的,而且富得还很平均。  最重要的当然是美,在这个没有黑丝没有制服的世界里,全部都是只裹着胸部穿着短裙的装束就足以令古泉看到眼睛疲劳。  不过刚开始看的时候他年纪还小,未发育完全,也只能看看,十五年过后,却已经没有刚出世时面对这些白晃晃的大腿和白嫩小腹时的新鲜感和惊喜了。  当然,身体发育之后,古泉偶尔做梦还是会梦到一些旖旎的事的。  族里的规矩,男子十六岁便要娶妻成家为部落生养下一代。  而现在,古泉就正在自己房间内的浴桶里一边泡温泉水一边小声嘀咕着,距离十六岁还有十个月零二十八天,他若有所思着,然后由衷地笑了。                               第2章:雪将赏识  「古泉哥!古泉哥!」  古泉正在想着附近村子里哪个姑娘最漂亮可以讨来做老婆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叫喊声。  「等等!」古泉应答一声,双足一蹬从浴桶中一跃而出,拿块干布擦拭一下身体,裹上剑齿虎的兽皮,蹬上烂皮靴。  站在冰镜前理了理自己那一头长发,一边看着镜子里面剑眉星目的影像一边啧啧赞叹:「受不鸟了,哥怎幺可以帅得这幺一塌糊涂!」  磨蹭半天,古泉才走出房门,看着门外拿着寒铁长枪白发飘逸的雪族少年道:「古风,你小子乱叫什幺呢,我刚才正泡着温泉呢。」  对雪族人来说,泡温泉就是接受雪神的洗涤和传承,是一件神圣而伟大的事。  少年古风年纪比古泉小上几岁,模样却很英俊,还有着一双桃花眼,连自恋如古泉者都自愧不如。  古泉每次看到古风那双桃花眼眨巴眨巴着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感叹:「这小白脸儿,要在地球绝对是鸭中之王!」  古风笑瞇瞇地跑到古泉面前,略作神秘道:「古泉哥,村子里今儿个来了个大美人!」  「大美人?」古泉一听就来了精神:「比古熊的婆娘还大?」古熊前不久用五张白熊皮为代价娶了邻村一姑娘,胸前波澜壮阔得很,所以被称为古纳村第一「大」美人。  「不是不是!」古风连忙摇头「那里倒是没有那幺夸张,不过泉哥你不常说,光是奶子大还不够,身材要匀称才行,我看今儿个来的那个美人儿就挺匀称的,而且屁股翘得很吶!」  「真的?」古泉将信将疑。閑得无聊的时候,他也喜欢把前世的审美观点传授给这些家伙一二,古风是理论知识学的最透彻的一个。  「还不止嘞!」古风的眼神都有些飘渺了,眼中尽是光芒「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就像天空那幺蓝,水润润的,看着看着就跟喝了雪莲酿似的,醉醺醺的。」  「靠!在哪儿呢!带我去看看!」古泉一掌将神思飘飞的古风拍回现实,语气中带着些许期待。  古纳村不大,是冰原西部最大部落碎冰部的附属村落。每年都要上缴一些珍贵兽皮和药材作为贡品,用来保证村落的安稳。  在去看美人儿的路上,古风向古泉讲述了美女的来历。  原来这美人儿叫雪寒灵,现年十七岁,是南方飘雪城城主的女儿,飘雪部为南方最大部族。  与东部连年因泉眼问题互相厮杀,但屡战屡败,泉眼愈打愈少,势力渐弱。  不曾想西部碎冰城城主趁机向飘雪城城主提亲,说是愿意帮助攻打东部,而且泉眼一个不要,只要雪寒灵。  飘雪城城主二话不说,命二百雪武士将女儿雪寒灵送来。  古纳村,作为西部与南部的边界,就是两城交接的地方。  「啧啧!」古泉摇头感叹:「这城主都六十好几了,还娶十七八的小姑娘,给年纪还没他大的飘雪城城主做女婿,真他妈色迷心窍啊!」  「那还不是因为雪寒灵的美貌传遍冰原了,天空般蓝色的水润眸子,冰原可只有她这幺一个。  而且听说她的肌肤比温泉里煮熟的白鹰蛋剥开了还要娇嫩,那是啥样的感觉啊,嘿嘿……」古风说着就流出了口水。  也不知是想起了美味的煮白鹰蛋还是那般水嫩的雪寒灵。  「既然如此,那就摸上一摸,看看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幺好!」古泉听得也有些心痒痒。  「别开玩笑了,想想也就算了,城主的女人哪是我们这些小村落的人摸得着的,还是乖乖修炼雪武,今天来的那些雪武者,听说有雪将级别的呢!」  「哦?雪将?嘿嘿,那倒是要见识一下。」古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擡头一看,数百雪武士兵山中雪松般手执兵戟站在村长也就是雪巫古灰的家门口。  雪族人在温泉中修炼雪武,而雪武又分为七个等级:雪徒、雪士、雪师、雪将、雪君、雪帝、雪尊。  雪徒融冰雪为水,雪士凝冰雪为器,雪师召风雪,雪将炼千气,雪君化万象,雪帝成雪精,雪尊半雪神。  其中雪师到雪将、雪君到雪帝为两大门槛,晋阶者千中一人而已。  古纳村曾经就出现过一位雪君,位列雪武十大名君第七,不过最后始终没有突破到雪帝,死于一百四十三岁。  时至今日,古纳村没再出过一位实力达到雪将者,据说有一位雪师就在碎冰城城主护卫队任职。  古泉的父亲古昊,在村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了,至今也不过雪士三品,从三品到九品的距离就够他修炼一辈子了。  古泉站在古灰家门口不远处,周围都是一些围观的村民,古风家门前,两列雪武士兵,胸甲上分别贴着黑色的碎冰标誌和蓝色的飘雪标誌。威风凛凛。  「雪寒灵在哪儿呢?」古泉伸头看了半天,发现都是雪武士兵,不由转头问道。  「应该在古灰爷爷屋子里喝雪酿呢,那个雪将也不在外面。」古风在一旁小声嘀咕。  「靠,那我怎幺看美人?」古泉不爽地皱了皱眉「要不咱沖进去,就说找老古灰有事儿?」  古风看了看站在门前的几百雪武士兵,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嘿!小孩!过来!」  古泉心思转动之际,一个穿着带有黑色碎冰标誌皮甲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中年男子从屋子内走出,指着古泉喝道。  「哇!这就是雪将的风采!」古风一阵艳羡。  「叫我?」古泉没理会陷入偶像崇拜中的古风,眼神直望着那名雪将道。  「嘿,小子,有点意思!」那雪将见古泉对自己的威势毫无畏惧,居然咧开嘴大笑称赞。  「古泉!不得无礼!」古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沈着声音对古泉斥道:「还不见过雪将大人!」  古泉嘿嘿一笑,跑到古灰身前,对着那名雪将深深一揖「小子古纳村古泉,见过雪将大人!」  「行了行了,小子,你叫古泉?」那雪将打量了古泉一番:「名字倒是个好名字,你真的是古纳村的人?」  倒不是这个雪将质疑,而是古泉黑头发黄皮肤在一群白眉白发白皮肤的雪族中太过显眼,这样的怪胎着实罕见,这位雪将才会忍不住把他叫过来询问。  听到雪将的疑问,古灰连忙作揖道:「雪将大人,实不相瞒,这古泉是我们村古昊的儿子,出生时还以为是个怪胎,我用雪巫诀一算,结果发现是这小子命脉不凡,所以就用泉给他做名。」  古泉咧了咧嘴,你才怪胎哩,还雪巫诀,搁地球也就是个神棍。古泉未曾忘记当日这老家伙让自己喝他的口水的事儿,想想就恶心啊!  那雪将倒是没有接古灰的话,反而是颇为有趣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毫不畏惧的古泉,问道:「小古泉,你的修为如何了?」  古泉未来得及回答,古灰已经笑咪咪地开口:「古泉两个月前已经到了雪徒九品了,他才十五岁,比他爹爹当年还要强,是我们村少年辈雪武最高的了。」  「哦?不错不错。」雪将点了点头道:「好好修炼,十八岁之前应该是能到雪士级别了,我叫冰刀,跟你们村的古金是老战友,都是城主护卫队的,到时候可以开个后门让你进护卫队。」  护卫队基本都是雪士五品以上,对于有潜力有名望的大家子弟,也可以破格选用,要求就是十八岁之前修到雪士。古泉一个村落小民,显然没有啥名望背景。  「原来雪将大人与古金是同袍啊!」古灰一脸惊喜,古金就是古纳村唯一的雪师「那就是自家人了,古泉这小子十八岁之前肯定能到雪士级别,古泉,还不赶快谢谢雪将大人!」  村子里能有人进城主护卫队,可是一种荣耀,别的村落前来挑衅也要掂量掂量的,古灰自然是顺桿子往上爬不愿这个机会溜走。